当前位置:首页 > 博物馆新闻 >

合川马门溪龙运回学校的往事——纪念合川马门溪龙发现60周年

时间:2018-11-21 11:27 作者:王正新 收集整理 点击:
       公元1960年,成都地质学院决定修建地质陈列馆,以供本校师生教学和科研之用。地质陈列馆馆址选在综合楼一楼。建馆之初,占地800平方米的综合大厅空空如也,除了墙上挂了有与地质有关的几幅名人画如沈括、章鸿钊、李四光、萊伊尔、魏格纳、葛利普等人的画框外,连展柜都没有一个,急需大量的标本和实物充实陈列展厅。地质系相关教研室负责的矿物、岩石、古生物、矿床,普地分馆筹建工作除了图表、模型、照片外,也需要筹集大量实物充实——标本征集工作已刻不容缓。1962年秋天,陈列馆即派工作人员罗岚、李鑫源二人到四川省博物馆进行地质标本收集,博物馆的同行便告诉说:“你们修建的地质陈列馆,陈列内容和重庆自然博物馆的陈列内容近似,可以去那里看看。”初冬,罗岚、李鑫源二人即前往。只见该处馆舍和办公楼梯边,乱七八糟地堆满了大木箱,因为日晒雨淋,有的木箱已经裂开散架,露出了里面的石头,多数木箱还被白蚁啃食。通过了解,他们才知道,大木箱内装的是前几年在合川发现的恐龙化石,是四川省博物馆存放在重庆自然博物馆的。因重庆自然博物馆那时主要收藏陈列的是文物考古和部分自然类的藏品,馆内也无人研究恐龙化石,所以这些大木箱从1959年至1962年,在食堂放了三年多的时间。因为木箱遭到白蚁啃食,严重影响大家就餐,被抬出来放到办公楼楼梯过道里。当时的老馆长朱鼎固对此十分恼火,听说成都地质学院要建立地质陈列馆,需要展品,就问罗岚、李鑫源他们要不要。罗岚、李鑫源二人立即回到学院向院领导反映情况。在讨论会上大家七嘴八舌,有人说:“拿回来的都是一些石头(恐龙化石周围的围岩),有什么用?”又有人说:“恐龙是什么动物都没有人懂,怎么办?”还有人说:“我们没有研究古脊椎动物的力量和人员,谁来承头研究?”
       最后,成都地质学院院长朱国平说,“先不要管那么多,把东西拉回来再说。”于是,学院车队派出解放牌大汽车,并带搬运工人,将装有恐龙化石的40件大木箱运回成都地质学院陈列馆。重庆自然博物馆人员高兴地说:“唉,终于把这些‘石头’拉走了,处理干净了。”并告知说:“恐龙化石是四川省博物馆存放在这里的,你们拿走了要跟四川省博物馆打个招呼。”罗岚、李鑫源二人回来后,便到四川省博物馆,将此事办妥并备案。 
   
       朱国平,1917年5月出生于山东省新太县。1938年3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抗日军政大学学习。毕业后,留八路军总部作战科任参谋,曾参加四平保卫战。1958年---1962年任成都地质学院院长。

一.川马门溪龙——发现篇
      合川马门溪龙化石是怎么发现的?有人说,解放前农民在修路时偶然发现过,其实它是地质勘探人员为了寻找石油而无意中发现的。1957年4月,四川石油管理局地质调查处2分队4联队队员在地质组组长余家仁和地质工程师计德华的带领下,对合川县大石桥地质构造进行石油与天然气勘探。他们来到太和乡古楼山。古楼山由一片紫红色砂岩组成,山高坡陡,丛生荆棘。年轻的地质工人侯腾云上山时一马当先,充当领路先锋。他爬上半山腰时,擦了擦头上的汗水,突然发现在红色的岩层中有一块白色的石头熠熠闪亮。他走过去用地质锤敲了一下,直冒火星,石块相当坚硬。这是什么东西啊?他蹲下来仔细观察,越看越像动物骨骼,立刻意识到是个重大的发现。他情不自禁地大声喊起来:“大家快来看呢,这里有动物化石!”组长余家仁和队员们马上围了过来,对已经暴露出来的化石进行简单而仔细的清理。队长徐和生也闻讯赶来,了解情况后,便指派刚从西北大学考古专业毕业的田西通同志带领民工协助挖掘。几天后,因发掘土方工作量太大,石油与天然气勘探工作任务重,发掘工作只好暂停,并将此发现上报省博物馆。
  合川发现完整动物化石的消息很快传遍了古楼山,附近的群众潮水般地前来观看稀奇,太和镇的古楼山顿时车水马龙,非常热闹。
 

合川县太和镇古楼山

二、合川马门溪龙——发掘篇
       在重庆市自然博物馆工作的龚廷万全程参与了合川马门溪龙化石的发掘工作。龚廷万曾向记者讲述起往事:“四川省博物馆得到合川有恐龙的消息后,立即派当时省文物管理委员会工作人员朱大康前往化石出土现场组织发掘工作。因为发掘的工作量大,重庆博物馆又派我和李宣民同志一起去配合发掘工作。”事隔四十多年后,现已70多岁高龄的龚廷万对当时的情景还记忆犹新。他说:“我们去的时候,化石埋藏现场就已经开始在挖掘,太和镇是合川县的第二大镇,恐龙化石点的所在地鼓楼山就在涪江边上。” 当时从方圆十多里内赶来围观的人络绎不绝:有的来看稀奇;有的想碰运气看能否拿到龙骨辗成粉末作刀口药止血。龚、李、朱三人只好请政府帮助,派民兵来维持秩序。民兵牵绳搭线,把整个化石点围了起来,还手拿老式步枪严格把守。“那化石上面最顶层是红苕土,再下面就是“石谷子”(一种疏散的浅红色砂质泥岩),当地老乡年复一年地铲坎除草,恐龙化石的脊背骨就露出来了。当地人认为它是‘龙骨’,有人用锤子敲去当止血药,也有人竟然把它当作一般的石头拿去砌水渠,好生生的脊椎骨就这样被破坏掉了!”龚回忆说,“我们请了十多个民工在4米高的坡坎上一层一层地发掘,经过一个多月的清理后,方才看到恐龙当时躺在地上的样子——呈斜‘U’形状态。尾巴朝左方,颈背朝右方,令人奇怪的是,恐龙的脖子竟然没有头相连,于是我们就组织民工往石头深处打了一个两米来深的大洞,仍不见恐龙头部的踪影。它为何尸首分离?头骨哪里去了至今还是一个谜。”
        龚廷万说:“我向当地群众借了两个梯子绑成人字形,站在上面俯视下方,为恐龙化石埋藏状况照了一张相。后来我又用一个星期时间,给化石埋藏情况绘图后,就开始为它装箱,整整装了32只大木箱(有人回忆说是40箱)。接着便在太和镇租了两条木船,用了两天时间才运到牛角沱,后来存放在重庆自然博物馆的食堂里。”
 

原始埋藏状态的合川马门溪龙骨骼化石


马门溪龙头骨位置发掘处


三、合川马门溪龙——研究篇
       马门溪龙化石经四川省博物馆移交后,被装在40件大箱子里,送到成都地质学院陈列馆。但当时人们只是猜测它是古代体形巨大的动物,谁也不知道它到底大到什么程度,拼装出来究竟是啥样。                                         
       1963年4月,学院任命李之常教授为陈列馆馆长。李之常教授将木箱开箱,把恐龙化石放在综合大厅里进行初步整理、拼接和研究,寻找启上衔下的关系,但数月后未果。学院的老师们也纷纷前来观看,议论纷纷,场面十分热闹。地质系的老师和古生物专业的老师们边看边议:“这么大的化石也没有见过,不好弄呀!”“我们古生物老师也无人研究古代脊椎动物啊!”
       何信禄和古生物教研室几位同事商量后认为,应将恐龙化石修复后重新复原,这样才能实现更多的科研、教学价值。经过他们向上的反映后,学院领导采纳了他们的意见,1964年2月,这40个大箱子被送到北京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研究所。
       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所长杨钟健教授对四川出土的恐龙化石十分重视。他亲自挂帅,成立科研小组,并把刚从苏联留学回国的青年学者赵喜进先生也拉进科研小组,参加了对合川马门溪龙化石的研究和修复工作。经研究后,杨钟健和赵喜进认为,对比世界上发现的大型蜥脚类恐龙化石,此恐龙不应归属于东非的腕龙类,也明显区别美国的雷龙,倒是和美国的梁龙有些相似。梁龙特征是颈椎长(6—7米),尾巴细长。但是,此恐龙比梁龙的颈椎还要长(9.8米),没有梁龙尾椎后部像鞭状的尾椎等等。根据此恐龙有头小、颈椎长、颈椎坑窝构造发育、背椎神经棘突出粗壮、荐椎愈合、后部尾椎脉弧分叉等特征,杨钟健和赵喜进将此恐龙定名为“合川马门溪龙”。马门溪为属名,合川是该恐龙的种名。它是我们东亚特有的蜥脚类恐龙类型。
       1965年时任中科院院长的郭沫若先生为该化石亲笔题名“合川马门溪龙”,可以说它是中国恐龙的骄傲。合川马门溪龙生活在侏罗纪晚期,距今约1.35亿年,体形高大而雄伟,从头顶到尾端全长达22米,身高为3.5米,估计它活着的时候体重可达40—50吨。合川马门溪龙的最大特点就是颈部特别长,达近10米,是现生动物长颈鹿颈部长度的3倍!到目前为止,它仍然是世界上人们发现的颈部最长的蜥脚类恐龙。如果它在地上行走时把脖子伸直,能轻而易举地把头伸进普通三——四层楼房的窗户。因为发掘时没有看见合川马门溪龙的头骨形态,就参考美国的梁龙头骨,复原了合川马门溪龙的头骨。1972年,研究合川马门溪龙的著作出版.它标志着我国学者对蜥脚类恐龙的科学研究已走在世界前列。合川马门溪龙是一具比较完整的蜥脚龙类恐龙化石,由于化石发现于世界东方的亚洲,人们给它一个通俗美称——“东方巨龙”。对于东亚特有这样的庞然大物,有人认为,合川马门溪龙每天要吃掉上千公斤食物,它一生中,不断地吃,不断地长,这样终生生长,才能达到这样巨大的体型;也有人从生理的角度对它进行研究,认为它的脑垂体特别发达,由于脑垂体的过分发育,刺激了身体的发育,造成了蜥脚类恐龙身材高大魁悟,是恐龙王国中的“巨人”。
 
 
工人师傅在修复马门溪龙                                                   杨钟健和赵喜进在研究马门溪龙 

 时任中科院院长郭沫若为合川马门溪龙题字

 
四.合川马门溪龙——“克隆”篇
       合川马门溪龙的发现,在国内博物馆界也引起轰动,纷纷要求陈列展出合川马门溪龙。不久后,因上海筹建史前动物演化展厅,需要有合川马门溪龙这样的“巨无霸”来镇场。北京自然博物馆、上海自然博物馆等商量后决定,由古生物专家谢万明、甄塑南等人组成恐龙复原小组,负责恐龙模型复原质量把关。上海自然博物馆派了两位手艺高超的制模师傅——白春生技师和蔡师傅(女)来北京指导“克隆”马门溪龙工作。白春生技师从小就跟师傅学习模型制作,模型技术已炉火纯青。他翻模复制的红橘、甘蔗和动物化石栩栩如生,曾荣获上海市科技展览奖。模型复原小组克服了许多困难,花了近一年的时间,经过制模、翻模、修模、复制、复原、上色等工艺制作,共复制出了三条惟妙惟肖、一般人难辨真伪的马门溪龙展品,分别安装陈列在北京、上海等三个自然博物馆的展厅里。1972年,上海自然博物馆展厅开放当天就接待了1万多名观众,许多观众情不自禁地大声喊起来:“快来看呢,这里有恐龙化石!” 这是小学教材中介绍“动物进化”时特别提到的《恐龙发现的往事》,其中的主角就是我们的合川马门溪龙。合川马门溪龙很快赢得了亚洲最大、脖颈最长、保存最完整的恐龙头衔,震惊了恐龙世界。 
 

五、合川马门溪龙——从北京复原后运回学校篇
       1962年冬天, 成都地质学院接收到四川省博物馆的这批恐龙化石。怎样才将恐龙化石修复后重新复原,才能发挥其更多的科研、教学价值?学院陈列馆和古生物教研室讨论后一致认为,应该请北京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专家来帮助研究、修复与装架。1964年2月,这“40个大箱子”由地质系何信禄老师乘火车护送到北京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请中国古脊椎动物学创始人杨钟健教授进行研究鉴定。该所研究人员和技术工人对化石进行了研究、修复与装架,光修复就用了将近半年时间,装架也用了一个多月。对合川恐龙去北京中国科学院研究之事,当时教务处负责人陈籍思同志瞻前地提出:“要有自己的人去了解和研究。”于是学院派出了地质系古生物专业的何信禄老师去北京古脊椎动物所进修古脊椎动物学,以后从事恐龙研究工作,派陈列馆的技术人员姚代宗参加修复与装架工作。1964年夏,罗岚老师送刘秉荣(学院原机械厂技工)、姚代宗二人去北京,参加合川马门溪龙的装架工作。1964年冬,合川马门溪龙运回学校,在陈列馆内由刘秉荣、姚代宗二人负责修复并装架。1965年3月完成了全部装架工作。4月,合川马门溪龙化石展品对学院师生开放并供教学研究之用。1966年,正值西藏解放15周年,西南局书记李井泉、四川省省长李大章陪同北京赴西藏经过成都的代表们观看了合川马门溪龙化石珍品。 

六、合川马门溪龙——恐龙科普明星篇                                      
       合川马门溪龙是中国发现较早、保存最好、亚洲最大、最具研究价值的恐龙化石,自它被发掘问世后,就引起全世界的关注。“上海、天津、北京等城市的自然博物馆都有它的复制品。随着一次次世界恐龙巡展,来自四川恐龙故乡的巨龙就得到了越来越多世界人民的喜爱。” 成都理工大学博物馆馆长李奎曾向记者介绍说,“合川马门溪龙和苏联卫星是日本横滨世博会组委会惟一指定的主要两项参展内容。但至今合川马门溪龙化石真品却一直在成都理工大学博物馆里陈列,从未走出国门一步。这究竟是为什么呢?因为它太珍贵了,属国宝级别。害怕在装箱中或是运输路途中受到损坏,所以它一直受‘委曲’,未到国外展出。现在国内还有不少城市希望合川马门溪龙能在他们的博物馆展出,但我们没有同意,原因还是怕它‘受伤’。”有记者问到合川马门溪龙现在最大的作用是什么时,李馆长不假思索地说道:“它除了在教学上成为学生的实习标本外,对市民来说,也是生物演化不可多得的实物,可以帮助人们了解到恐龙为何长这般大,它为何灭绝,它生存时代的气候、环境及生态关系等等的知识。”
 

观众在成都理工大学博物馆参观合川马门溪龙
 
      (一)对于恐龙科普明星---合川马门溪龙当时在科技界的“份量”,龚廷万先生介绍说,195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十周年大庆时,合川马门溪龙的照片就刊登在《人民画报》上,它和万吨水压机、原子能反应堆等一道列入我国十大科技成果。1985年12月,四川省电视台和四川省科委还为合川马门溪龙制作了一个名为《东方龙》的五集电视连续剧,受到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由中国科协主管、中国科技报协会主办的《环球科学》,是一本获得全球科普读物第一品牌的《科学美国人》独家授权的科普杂志。2009年,在新中国成立60周年之际,该杂志特邀各领域的科学家与该刊编辑一道,共同遴选出60项中国科学家取得的杰出成就,展示中国科学在过去60年的发展脉络。按照事情发生的时间先后顺序,“发现合川马门溪龙”排在60项中国科学家取得的杰出成就的第5位。
      (二)合川马门溪龙的发现,影响了一位青年人的一生道路:重庆市自然博物馆馆长周世武研究员籍贯陕西,早年就读于西北大学。是马门溪龙的伟大科学发现给了这位青年人启迪,让他毅然选择来四川(重庆)从事古脊椎动物学研究工作。当他知道四川不但“神奇的化石”多,而且还有“东方巨龙”化石,就义无反顾地举家迁到重庆,与“化石”以及“恐龙”打了一辈子交道,在博物馆走上了研究恐龙化石的科学之路,并成为四川有名的研究剑龙的专家。
      (三)合川马门溪龙的发现,也为成都地质学院培养了一支研究恐化石的队伍和修复与装架工作人员。以何信禄教授为首,李奎教授和蔡开基教授等人组成的科研队伍,先后对四川广元(1964,1979,1980年)、成都龙泉驿大面乡(1973年)、资中县罗泉乡(1973,2005年)、开江县金鸡乡(1974年)、资中县讲治镇伍家寨村(2008年)、威远县黄石板(1978年)、资阳县碑记乡(1998年)、安岳县龙桥乡(1987年)、井研县经研镇黄石村(1998,2001年)、仁寿县天明乡(1988年)、仁寿县安全乡(1988年)、简阳县平泉伍里乡(1990年)、德阳市黄许镇东太乡(1990年)、乐至县石佛三星乡(1989年)、纳溪县棉花坡乡(1991年)、简阳县伍里乡荣誉村(1990年)、简阳养马河三元乡(2001,2004年)、珙县石碑乡(2003年)、简阳三星乡蟠龙村(1995,2005年)、会理县通安镇通宝村(2007年)的恐龙化石进行调查和研究。并重点对四川广元河西乡、资中罗泉乡、开江金鸡乡、自贡大山铺、安岳龙桥乡、简阳三星蟠龙村、云南通安的恐龙化石进行专门课题研究,发表论文近20多篇,出版专著3本。四川自贡大山铺的恐龙研究成果,荣获国家科技二等奖。恐龙的修复与装架新工艺技术荣获地质部三等奖。
      (四)合川马门溪龙化石一直担当着中国最大恐龙明星的英名,它的模型曾远赴日本、中国香港、泰国、新加坡等国家和地区展出,成为举世闻名的科普明星。随着一次次世界巡回展出,来自龙的故乡四川的巨龙得到了世界人们的喜爱。许多外国人都是通过合川马门溪龙才知道四川,才认识成都,才知道成都理工大学的。如今,合川马门溪龙已经是成都理工大学的一张名片。1995年--1996年,我校的合川马门溪龙副型标本分别在台湾台北、台中、高雄展出;1996年在日本群马县展出,均引起了巨大的轰动,受到了热烈的欢迎。近年来,学校博物馆以合川马门溪龙为龙头,组织了15-20条恐龙和100多件珍贵化石的系列展品,应江苏邳州、浙江温州、四川绵阳、重庆、广州科技馆的邀请,在上述大城市科技馆举办大型恐龙展览,受到了数万民众和中小学生及小朋友的喜爱和欢迎。
 

参加恐龙大展的合川马门溪龙
       
       也许成都地质学院老院长朱国平怎么也没有想到,当年他的一句话,会引发出合川马门溪龙这么多的离奇故事来。饮水思源,我们不应该忘记当年为发现、挖掘和研究合川马门溪龙作出过巨大贡献和付出过辛勤劳动的前辈们,不能忘记为合川马门溪龙化石真品回归学校而经历千辛万苦、费尽周折的教职员工们。
 
                                      

2016年11月
            
 

 


地址: 四川省成都市二仙桥东三路1号成都理工大学博物馆   邮编: 610059   联系电话: 84078991

© CDUT,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Done by Metaphysical